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全家福50169的博客

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五九七之旅(五)  

2009-11-25 22:57:20|  分类: (原创)五九七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从友谊八分场到五九七至多一个小时的路程。到达五九七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半左右。

目的地越近,大家的心情越激动。当面包车驶到山坡上,远处整个五九七场部地区呈现在大家眼前时,每个人都兴奋得几乎手舞足蹈。窗外的一切是那样的熟悉,汽车队的家属区还在那里,修配厂的大烟囱仍然高高的地耸立着。场部办公大楼、公安局大楼以及道路两侧的住宅楼是近几年先后建成的,对我们来说,又是那样的陌生。

面包车直接把大家送到了“天成宾馆”。原十九团女篮的靳华迪、刘少军、张晋臣等人早已等在那里。刘少军我们原来就熟,见面大家很亲热自然没说的。靳华迪的QQ名叫“苦瓜”,来之前我们在线上聊过几次,但见面后还是搞错了。我以为靳华迪就是原来女队的“大靳子”,杜斌跟我说:“好像不是。”一问才知道“大靳子”是她姐,而她是“小靳子”。尽管张晋臣直呼我“老曹”,但我还是想不起来他是谁,搞得好不尴尬,后经刘少军介绍,这才想了起来。张晋成来球队时,我因工作离不开基本上已经不怎么打球了,但有时还去球队玩,难得“大老张”(都这么叫他)还记得我。

“天成宾馆”是一家私人宾馆,四层楼,不大但很卫生。“天成宾馆”的价格也很实惠,小房间两只单人床,没有卫生间和电视机,只要12元一天;标准间,两只单人床,带卫生间和电视机,80元一天;套房也只要120元一天。

雨过天晴,外面的空气特别清新。安排好房间,我和妻子以及杜斌、马涛、根鑫就迫不及待地下楼去寻找我们曾经工作过修配厂。修配厂其实并不难找。出了宾馆大门,往右是医院,虽然是新建的大楼,但就是原来的地儿,相当于地标,因此很容易判断宾馆对面即修配厂的家属区,穿过家属区就是修配厂。

来之前听说修配厂早就散了,厂房也已卖给私人了,现在看来果不其然。家属区还是风化砂铺路,路面高低不平,多年不走这种路了,加上布鞋底薄,感到有点咯脚。家属区的路成鼓形,两边低中间高,路的两侧是排水沟 。也许是离开的人家多了,已无三十年前的热闹,就连住家房顶上的烟囱冒烟的也不多,显得有点冷清。

就在快到修配厂的时候,我们在路边见到一位老太太,向她打听:“现在修配厂的老人还有谁在?”她说:“不清楚。”问她:“那你是谁家的?”老太太说:“我是孙兆田家的。”我们问:“那孙师傅在吗?”“早死了。你们是知青回来看看的吧?好的,好的。”老太太说。孙兆田是原来修配厂锻工间的班长,如果健在的话应该有八十多岁了。老太太虽然年事已高,好多事她不一定记得住,但对当年的知青仍然有如此清晰的影响,怎不让人感动。

修配厂原来没有大门,后来搞了个大门,现在大门也已经歪斜。大门口挂着“黑龙江省农垦东方烘储机械厂”的牌子。传达室里有一个女的在值班,听说我们是回来看看的,也显得很高兴。

五九七之旅(五) - cao-quanfu - cao-quanfu 的博客

进了厂区一路走去,昔日的锻工间、木工房都在,但门锁着不知干什么用。翻砂车间已经派了别的用处,大概是搞装配,因为原来的航吊还在用。军工车间那一溜房子静静地躺在那里,周边是一片篙草。当年的大车间是修配厂最主要的车间,大车间中间很宽敞,有航吊,一次可以停十几辆拖拉机,大车间的一侧是机加工,车床组、包床组等都在那里,另一侧是连杆组、底盘组、发动机组等,车间靠门口的那块是钣金与电焊组。冬季,各连队的拖拉机、油托排着队进来大修,别提多热闹了。而现在数它最狼狈,屋顶的瓦和模板基本上已经掉光,抬头一看“见天亮”,满车间地上都是锈迹斑斑的水。我还想进去看看,妻拉着不让进,怕上面掉东西不安全。尽管如此,我们还是在这些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拍了几张照片以作留念。

从修配厂出来时,碰到了原来三车间的罗世维,罗师傅已经七十多了,身体还不错,真准备上山干活呢。除此之外,由于没有找到其他人,心中不免有些沮丧。

这时牛殿霞过来我说:“修配厂有个叫周明珍的,跟我家是楼上楼下,听说你们来了,她很高兴,想请你们过去坐坐。”周明珍当年是厂里的仓库保管员,与我妻子同名同姓,一字不差。她丈夫郭时合是专业兵,当年是军工车间的设备组的组长,也是我的师傅之一。原来以为他们一家已经回四川了,现在听说还这里,我和妻子、根鑫赶紧跟着小霞走。听小霞说周师傅身体不错,但老头子前几年已经过世了。周师傅的家在场部大道的南端,离修配厂家属区比较远。途中,我们看到当年参加建设的俱乐部大楼,现在是农场的文体活动中心,妻和根鑫就拐进去看,而我在文体中心广场看到了专门等在那里的许局长。许局长是听说我跟篮球队回来了,高兴地不得了,已经能够在广场等了不少时间。我正要解释因为周师傅等着,所以要先去周师傅家再去他家时,杜斌来电话说:“赶紧过来吧,修配厂的老人都在这里,有好几个呢。”原来杜斌没有跟小霞走,仍旧在家属区晃悠,后来两个女孩子告诉他,远处那几个在门口打牌的老头,也许是修配厂的老人。杜斌走了过去,到了眼面前,杜斌朝他们看,他们也朝杜斌看,就这么瞅着瞅着双方都认出来了。于是杜斌赶紧给我打手机,让我们回去。这样一来,我只有请许局长谅解,也请小霞替向周师傅转告明天一定去看她。怕这些老人等久了,我也来不及去叫妻和根鑫,转身就往回走。后来小霞告诉了根鑫,根鑫就一路小跑追了上来,他一边气喘吁吁,一边埋怨我为啥不叫上他。

这次见到的老人还真不少,基本上都是大车间的,有邱师傅、惠师傅、马师傅、夏师傅、王师傅和李师傅等。老人们告诉我们,不少人已经回了老家,也有不少人已经过世,修配厂虽然不存在了,但他们的生活还可以,退休工资已经涨了,每月也有一千二百多元,身体还不错,就是闲着没事干,有时打打牌消遣。他们说最近老有知青回农场来,就在想当年修配厂的知青,北京的、上海的、哈尔滨的和杭州的,也不少啊,也应该回来看看吧。听说我们也已退休,他们都很感叹。趁大家聊得正欢时,我赶紧摁下快门抓拍了几张照片,分手时又给大家拍了集体照。遗憾的是没带三脚架,照片里就少了我自己。

五九七之旅(五) - cao-quanfu - cao-quanfu 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