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全家福50169的博客

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五九七之旅(十)  

2009-11-26 22:37:01|  分类: (原创)五九七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8月22日吃早饭时,有人说上午如果不下雨的话就去参观果园。我不准备去,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去看望许局长了。没有想到是,我们吃完早饭刚回到宾馆,还没上楼就听服务员说楼上有两位老人在找一个姓曹的,我问是哪里的,服务员说好像原来是公安局的局长。我和妻子赶紧上楼,果然是许局长和老伴。我连连说“真是不好意思,让你俩等久了。”许局长老伴说“那天见了你后,老头天天下楼去等你们来。我也急,就催他来找你们,怕你们走啊。”我赶忙说“哪能呢,昨天本来要来的,后来去了长林岛,回来晚了就没来。今天哪也不去了,就准备去你家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许局长今年已经七十六岁了,我们在的时候,他是我们的分局长,现已离休。许局长为人正派,原则性强,政策水平高,但性格内向,平时话不多。早先是预审出身,办案子非常认真,尤其是对案卷材料的质量非常重视。这点对我影响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 我那时曾担任内勤,凡是下面报上来的案子,材料一般我先看,如果我认为基本没有问题就报局务会议讨论,如果觉得材料不够实,就打回去要求补充。许局长在这点上非常支持我。当年我参与侦破的那起流窜盗窃案,由于事实清楚,证据确凿,几个案犯都被判处了有期徒刑,而我受到了宝清县公安局的嘉奖。奖品是一只搪瓷脸盆,白底套红的图案,盆中间是两条红色的鲤鱼,还是双料货,挺沉,质量很好,后来我儿子出生后,就用它做了尿盆,用了好多年。现在只要回想起当时破案的情节,心里还是抑制不住的兴奋。

       那是1977年的12月,这天很冷。因为广场放电影时间还早,从机关食堂吃完晚饭后,我和小汤(部队复员的,当时到分局工作时间不长)就先回宿舍休息。那时没有电视可看,没事要么聊天,要么躺在床上休息。就在我俩聊天的时候,只听得大门被砸得砰砰的响,开门一看是个哑巴。哑巴一个劲地用手比划,嘴里哇哇的乱嚷。我们不懂哑语,只能在纸上写字问他怎么回事,但他识的字又不多,只能又写又比划。总算搞懂了他的意思,原来前些日子他曾经丢失过一辆自行车,天津产的,倒闸。那天他到一个朋友家去玩,把自行车停在屋外,没多长时间车子就被人偷走了。哑巴思维也许跟常人不一样。丢车后,他出门只要看到路边有自行车停在那里,就一定要看看是不是自己的那一辆。刚才路过小饭店时,小饭店里吃饭的人很多,饭店外停放的自行车也很多,这次还真被他找到了,严格讲是发现有一辆车的把手是他的。哑巴很有头脑,连忙跑到公安局敲门报告。我一听这个情况,就知道今晚有戏,广场电影还没有放映,车子停在饭店外面,偷车的人很可能就在里面吃饭。我带上手枪对小汤说:“走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 到了小饭店,我从窗户往里瞧,里面的人真不少,桌子基本都坐满了。哑巴指认的车子的后座上绑着麻袋,边上还有四辆自行车的后座上也绑着麻袋。我脑子里一转,既然只有车把是哑巴的,也就是说这辆车是由两辆或者几辆车拼起来的,那么偷车的人不只是偷了一辆,有可能是偷了几辆,也有可能是几个人偷了几辆,这五辆后座上绑着麻袋的骑车人很可能就是一个盗窃团伙。一经判断,我的神经马上紧张了起来,同时也非常兴奋。将情况报告许局长肯定来不及了,通知其他同志来协助也不现实。我和小汤简单商量后,小汤和哑巴在外边监视这几辆车,我进去摸里面的情况。进去不一会儿,广场的电影开演了,小饭店里的人开始往外走。于是我赶紧退出,也死死地盯着这几辆车子。这时有四个戴罗松帽的年轻人,从饭店出来后没有急着去广场,而是在那里嘀咕什么,引起了我们的注意。果然,他们趁着夜色走到这几辆自行车边上,打开锁后推车就走。这时我们马上冲了上去,对着他们大声地喊道:“不许动,我们是公安局的。”这一声喊,不但把他们给镇住了,而且引得不少人围了上来。我见围上来的人当中有几个是场部地区的小痞子,曾经跟他们打过交道。我趁这四个罗松帽还未反应过来时,大声对这几个小痞子说“请你们帮忙,一个看一个,帮我将这四个人连人带车押到拘留所去。”这样一来情况马上发生变化,原来是二对四,现在是四对四甚至是五对四。虽说小痞子平时老爱惹事,而这时给我的帮助真的非常大。如果没有他们,光凭我和小汤两个人是很难把四个嫌疑人弄进拘留所的。到了拘留所后一问,才知道他们其实有五个人,其中一个已经跑了。于是一方面我让看守把这四个人分别看押以防串供,同时赶紧广播紧急通知,要求公安局的同志马上回局。

       那时公安分局的人不多,包括局长在内也就七八个人,没有汽车,只有一辆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。我把情况向许局长汇报后,许局长经过分析后当机立断,所有的人分成两拨,一拨由许局长、盛仁祯和我立即组织突审,另一拨由马玉田带领沿着公路向北追踪另一个嫌疑人。这天晚上比较顺利,不到半夜,逃跑的那个人也被抓获归案。根据初步得到的口供,许局长说:“大家辛苦点,老马你带队,趁热打铁马上起赃。”记得老马回来说,当他们从一家的炕柜中搜出一大袋子的硬币和毛票时,几个人都叫了起来:“没跑了,这个案子没跑了。”这是案子涉案金额总共七八万元,放到现在不算大,但这批人作案大大小小近百次,有撬门压锁的,有顺手牵羊的,也有挖洞盗窃的,甚至趁人家娶媳妇喝酒闹新房的机会,抢撸手表的,手段多样,性质恶劣。作案地除了我们农场外,还涉及到邻近几个农场和十几个村落。因此工作量比较大。

       许局长把案卷材料的整理工作交给了我。一开始,我报上去的案卷材料几次都被许局长退回来,他跟我说:“案卷对事实和证据的反映不够清楚,案卷材料对此交代必须清楚,否则结论何以成立啊?案子办得漂亮,案卷也应该是高质量的。”在许局长的指导下,几经修改的案卷材料终于让他满意。据说,这个案卷材料在很长的时间里,成为合江地区公安系统的案卷范本。今天许局长跟我聊天,聊到这件案子时,他也是很兴奋。他家里有一本五九七的场史(1958年至2007年),我发现“公安分局篇”中记载的,除了几起杀人案外,唯一的盗窃案子就是前面说的这一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