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全家福50169的博客

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也说在钢铁厂采矿放炮的事  

2009-12-02 22:46:53|  分类: (原创)我在北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王健康说到在钢厂放炮的事,勾起了我的回忆。值班三连出事的那天早晨,我们几个班打夜班回到宿舍,洗洗涮涮吃点饭,就躺下睡觉了。后来我们几个被很响的炮声给惊醒了,还说:“这炮不咋地,声音这么响。”不过谁也没有想到会出事。不一会儿,邵生海在外边敲窗户把一排的人给叫走了。下午大家才知道出大事了,值班三连的几个战士在砖厂过去的那个沙场被炸死了,中间有一个杭州人,史德虎他们都认识,是杭州江城中学的同学。魏营长来了。值班三连的干部战士非常沉重,于是值班四连的鸭子做了慰问品。棺材是什么木头做的我不知道,但五个坑穴我是参与挖的。大卡车把我们拉到山上,找到这块地,扒开上面厚厚的腐叶,用洋镐刨开冻土,然后再用铁锹挖。入殓的事我也参加了,好像郑鲁民也参加了,记得车上站在我边上的就是他。我们的人和五堆尸块都在一辆车上。尸块下面垫的是白布,上面盖的也是白布。我们的人就站在车厢两侧。上山的路坑坑洼洼不好走,颠簸的厉害。到了目的地,不少尸块洒落到车厢里。我们四个人一人抓一个布角,小心翼翼地将五堆尸块递交给车下的四个人,然后再装入棺材。洒落在车厢里的一些尸块,我记得是值班三连的排长徐立新用手一块一块地捡起来,就像摞饼干,再放进棺材里的。当时我觉得徐立新非常不简单,因为我不敢捡,而且连掉落在车厢里的棉衣钮扣都不想要了,因为这颗扣子的边上就是一段人的肠子。徐立新是好人,可惜后来徐立新在十九团一营七连连长的岗位上死了,根据连队群众的要求,徐立新的墓就安在离七连不远的山上。

       我们连当时在打坑道,采挖石灰矿石。放炮一般是在下班前,大部分战士先上车,司机把车开到山下路边等着,几个班排长负责装药点炮,完成任务后再下山上车一起回去。但也有在中间时间段放炮的,那时除了放炮的人外,大家都要到掩蔽所躲起来。记得有一天半夜,一排长蔡松年带领我们四五个人点炮,一人要点五个炮。有一个舟山籍的战士(是小孔还是小木匠?记不住了)本来没有他的任务,但他一定要参加,老蔡就同意了。没想到当我们几个人差不多都点完了,他却紧张得手不住地发抖,一根导火索都没有点着。四周已经点着的导火索“嗤嗤”响着,大家一下子紧张了起来。只见老蔡厉声地问道:“怎么回事情?”边说边将他一把推开,沉着地把几根导火索给点着了。这一来时间就很紧张了,大家刚躲进掩蔽所,外面就炸开了。老蔡对那个战士也没有责备,我们也很理解,再说积极性也是很高的,只不过没有经验而已。

       还有一次在露天坑道里放炮,参加的有史德虎、我,其他人我已记不清了。放的是坐炮,也就是将两管炸药捆在一起,插上雷管,然后放在一块特别大的石灰石上面,将它炸碎好方便装车。四块大石头,一共八管炸药八只雷管。点着后,我们赶紧跑进掩蔽所躲起来。结果一炮都没炸响,只听到“啪啪”八声雷管炸响。我听到是八下,史德虎听到的也是八下,大家都说是八下。二十分钟过去了,我们走进坑道准备排炮。到了坑道一看,四组炸药都已起火,估计是炸药受潮了。史德虎拿了一根树枝扒拉着燃烧的炸药,就在这时,突然“啪”的一声,我们几个人几乎同时条件反射地转身就跑,也几乎都在准备迈第二步的时候收住了脚。没炸,还是雷管炸响的声音。史德虎的额头上被嵌进一块石片,流了不少血,大家都被惊出一身冷汗。难道几个人都听错了?刚才不是八只雷管响而是七只雷管响吗?后怕呀,如果炸药没有受潮,就算炸药不炸死我们,飞起的石头也会把我们砸死,至少砸个半死。为了少惹麻烦,大家约定守口如瓶。这件事瞒了很长一段时间,最后在值班三连出事后,连里组织各排各班挖安全隐患时,终于瞒不下去了才向连里“交代”。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