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全家福50169的博客

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袁团长、徐团长、王团长  

2009-12-25 12:51:39|  分类: (原创)我在北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我在十九团的那些年,遇到过三位团长。

       那年,满载着杭州知青的列车一到福利屯,福利屯火车站前的广场就被蜂涌而下的人群给挤满了。五月中旬的天,在杭州上车时只需穿单衣,至多再穿件毛线背心即可。自列车驶出山海关后,气温就明显下降,尤其是夜间行车,车厢里的温度让人不得不翻出棉衣穿上。一色的黄棉衣,加上同样是黄颜色的棉裤、被子和帽子,军不军民不民的。整副行头是大家来时统一购买的。广场上还有不少是前来“领兵”的人,除了少数现役军人外,更多的是穿各色服装的地方人。由于刚到福利屯,一切都很新鲜,不知道最后会分到哪里去,于是大家喊着叫着,大声地说着话,很是兴奋。这时一位军人站在大卡车上,操着浓重的山东口音向大家喊话:“同志们,请大家安静。我姓袁,袁世凯的袁,世界的世,大槐树的槐,袁世槐。我是你们的团长。。。。。。”袁团长胖胖的身材,很魁梧,声音特别洪亮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后来听说他因生活问题被调去二十一团,继续当团长。

       大概袁世槐是部队现役干部,生活问题没能对他怎么处理,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了。记得十九团二十八连有个指导员,转业兵,地方干部,资格也比较老,大概是姓田吧。此人后来因在女知青问题上栽了跟斗,被判刑投入了监狱。他一直不服,老是跟袁世槐比,说同样的错误袁世槐为什么没处理,还当团长,而且越当越大(二十一团规模比十九团大)。结果此人最后在服刑期间死亡了。

       我遇到的第二位团长是徐凤海。徐团长是一个标准的军人,个子不高但很精炼,特别注意军风纪,哪怕是夏天,风纪扣也一定是扣的。有人跟他说:“团长,天这么热,把风纪扣解开吧,透透气。”他说:“这不行,军人嘛,不扣风纪扣像什么样子。”徐团长爱打篮球,我就是被他一纸调令从三师钢厂调入团篮球队的,篮球队里还有几位也是他调来的。篮球队集训期间,他经常在晚饭后一个电话“篮球队球场集合”,目的就是陪他打一场球。北大荒的夏天,白天很长,晚饭后七点了,再打上一场球天都不会黑。

       徐团长还是个十足的打猎迷。只要去长林岛或者黑大林子,他是一定要带上枪的。据说有一次,因为打猎几天没回来,把大家急的,有人把此事报告了上面,搞得几位领导都很不愉快。

       王全团长是我遇到的第三位团长。王团长跟前面两位团长不同,职务是团长,却非现役。王团长在十九团的那几年,你就是不认识他也能找到他。每天早晨在天蒙蒙亮的时候,他就背个背篓上街捡粪,活脱脱一个老农民。

       我和王团长的认识想起来非常有趣。那年夏天我们在师部打比赛时碰到徐团长,徐团长跟我说:“小曹,你把胡子给剃掉,打球还留个胡子,像个小老头。”我说:“团长,我没带剃须刀。”其实我是不想剃胡子,那时爱美,那现在的话说,感觉留胡子比较“酷”。徐团长说:“剃须刀我有,等会儿去我房间拿。”球队住在师部招待所,徐团长也住在招待所。比赛结束后 ,我按徐团长告诉的房间号去找他要剃须刀。我敲敲门,门开了,但开门的不是徐团长,而是一个穿老百姓衣服的中年干部。他问我:“找谁?”“徐团长是住这里吗?”我问。他说:“是的,他不在,你有什么事?”我说:“我是十九团篮球队的,我是来拿剃须刀,徐团长不在,我等会儿来吧。”他说:“我有,没关系的。”说着就从窗台上拿了一把剃须刀给我。刀片上面是一个老人头,那时我不知道是什么牌子,现在知道就是“吉利”牌剃须刀。我剃完胡子又把剃须刀送回去,徐团长还是没在。一个月后,我参加秋收工作组去了22连(也就是值班四连原来的地方)。这天上午我们正在晒场帮职工过磅,连部通信员跑来说:“请连领导和工作组的同志赶紧回连部,新团长要来咱们连看望大家。”我们回到连部不长时间,团里的小吉普车就到了。新团长是团生产股的几位干部陪来的,我一看这位新团长不就是上次借我剃须刀的那个人嘛。有人给新团长介绍我们,这位是连长,那位是指导员,当介绍到我的时候,新团长说:“不用介绍了,我们早已认识的。你是保卫股的小曹,也是咱们团篮球队的队员,对吧?我叫王全,新来的团长。”王团长这番幽默的话语,让我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 王团长对人热心真诚,乐善好施,尤其是对下属真可谓“爱兵如子”。我当时还没有结婚,妻子那时在黑龙江省依兰县插队。我俩的事除了几个老乡知道外,其他知道的人不多,我也从来没有向组织上提出过什么要求帮助。王团长不知从哪里知道了这个情况,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,就让军务股刘世斌和魏民康想办法把我的妻子调来十九团。由于插队与兵团体制不一样,妻来了以后安排工作没有问题,但编制无法解决。王团长又让军务股想办法找机会要一个名额编制,后来听说是从宝清县想的办法。年底机关开会时,听说有人向他提意见,说你为什么要帮小曹把他未婚妻调过来,他给了你什么好处?王团长回答说:“小曹是个知青,人家从杭州到这里来支边,人不错,工作也不错,人家要在这里扎根一辈子,老婆的事情不解决,一个在插队,一个在兵团,让人怎么安心,以后怎么办?要是你会怎么想?小曹自己从来没有提过,但青年干部有困难,我们不帮谁帮?。。。。。。”那次会我没有参加,因为在外办案子。事后别人听我讲起,我十分感动。

       王团长后来因故调走,听说也是为别人挑了担子,负了一个“领导责任”。王团长现在不知道在哪里,身体还好吗?我只有在这里向他表示祝福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9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