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全家福50169的博客

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修配厂的那几年  

2009-12-03 23:17:00|  分类: (原创)我在北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那时,修配厂的小楼是全五九七唯一的一栋楼,二层砖木结构。小楼建在坡地上,显得很高。小楼里的住户除了一楼有一两户住家是老职工外,其余都是知青,所以称它是知青楼也完全可以。

       一九七一年球队训练结束了,陈万雄说大家都先回自己的连队,接到听通知再到修配厂报到。因为我没地方去,所以就直接到修配厂报了到。

       当时的厂长是焦树泉,也是转业兵,个子不高,胡子拉碴的,看人时两眼特别有精神。我先是被分配到锅炉房,跟大家一起整修送气管道,因为冬天快来了嘛,不整好是不行的。锅炉烧起来了,我又跟着师傅们学烧锅炉。给锅炉加煤也是有讲究的,什么时候加怎么加都有说法,怎么把一大锹煤块送到应该的位置,而且要均匀到位,还是有技术的。加好煤,关上炉门,老师傅们就坐在那里卷烟抽,海阔天空地聊。我们年轻人的任务是把门外的煤用小车推进来。

       我先是住在二楼的宿舍,就是上楼梯右侧靠北边最后的那个房间。房间里有六张高低铺,但没有住满,因为有的上铺不住人,放的是箱子与杂物。上海青年叶俊、郑惠虎就是那时认识的,还有一个也姓曹,记不住是哈尔滨青年还是北京青年,人不错,长的也很英俊。开始叶俊和老虎把我当成上海人,因为那时我能讲一口上海话,后来才知道我是杭州人。不过大家相处的不错。有一天从食堂吃完晚饭回到宿舍,叶俊拿出一瓶白酒,说是刚从酒厂搞来的,有七十度,开瓶后真香。睡在叶俊上铺的老虎闻到酒香也忍不住跳了下来,于是三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不一会就将这瓶酒给喝了。方伟龙从上海回来,跑到叶俊这里见到我,也把我当成上海人,跟我聊了半天,一个劲地问我:“侬上海住在啥地方?”他们三个都在大车间上班,方伟龙是开刨床的,个子不高,人称“小胖子”,没事老爱往我们宿舍里跑。

       大约过了个把月,天已经很冷了,邹猛、大鼻子、袁勇、杜斌和何伟都来了。厂里把一楼左边靠北的一个大屋给了球队做宿舍。当时这间屋子没人住,里面很脏,乱七八糟堆了很多东西,四周全是蜘蛛网。于是大家一起动手,花了半天时间就把屋子整理好了。可是炕太短了,而且睡人的话还得重新掏炕,怎么办?也不知是谁想的办法,在炕沿外再加一根木头沿边,下边再用木方子做脚顶着,把床放到炕上去,一头朝窗户,一头搁在外面得那根沿上,床与床之间的空当约有五六十公分,找木板铺上,大家都觉得不错。在修配厂找几块木板还是不成问题的,问题是只找到三张床。缺的三张床是邹猛和袁勇给做的。

        邹猛和袁勇分到了木工班做木模,大鼻子分到军工车间设备跟唐乃理学钳工;杜斌到大车间学车工,何伟到了电焊班。不久我也调到军工车间设备班学钳工。

       我的师傅名义上是梁师傅,实际上梁师傅在车间没呆上几天,主要还是跟唐师傅干,可以说我和大鼻子是一个师傅。军工车间主任(那时叫排长)是周树森,四川人,钳工技术很好,但因为是排长,行政事务多一点,实际干活的时候不多,设备班班长是郭时合,也是四川人,技术也很好,好像另有任务,基本上也不在班里。设备班的活都是唐师傅领着大家干。唐师傅是山东人,但不是转业兵,好喝一点酒,烟瘾也比较大,空下来了就卷烟抽。唐师傅的技术其实很好的,特别是平板採刮技术。但他总是谦虚说周树森和郭时合的技术比他好。军工车间还有一个副主任,是一名土技术员,叫邓贤清,也是四川人,为人谦和。

        刚到修配厂的那年,食堂的伙食不错,九块钱包干制,食堂里有好几张八仙桌,除了早饭,中午和晚上一般都是荤素两只菜,东酱西醋。那年的馒头大有软,一手能抓三四个,手一松,原先压扁了的馒头又会弹开来。第二年就不行了,包干制取消了,馒头也不好吃了,出锅时还可以,一凉就往小了缩,变得又黑又硬,特难吃。过了春节食堂菜窖里的菜也没有多少了,白菜吃没了,大头菜也不多了,土豆不是冻的就是烂的,天天喝汤。所以一九七二年的秋天,焦厂长决定在后面山坡边盖一个大菜窖,一半在地上,一半在地下。这时,值班营又调来几个人,其中就有周秀敏,后来就成了何根新的老婆。

       由于食堂伙食不好,职工有意见,老是有人闹。焦厂长决定把我和大光临时调到食堂,去做炊事员。焦对我说:“你们个子大,其他人镇不住。”但我俩不是凶悍之人,凭着早起晚睡,勤勤恳恳地干,任务完成的也不错。

       这么一回忆,头绪也理出来了。我就是一九七三年的春节后调到保卫股去的。李华东这年冬天在修配厂,是什么工作组的,估计他看我这个小伙子不错,正好有一个老案复查,兵团、三师和十九团成立了联合复查组,保卫股抽不出人,就把我调去了。先是说借用,后来干了三个月就把我正式调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 人去了保卫股,但睡觉还是回球队的那间屋,舍不得走啊。一直到了冬天,来回不方便了,才搬到机关宿舍。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