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全家福50169的博客

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老猫”王连成  

2009-12-05 22:13:46|  分类: (原创)我在北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“老猫”王连成是我的同班战友。一九七零年五月,我们杭州知青到值班四连后,先是集中在新兵排。后来连里重新分班时我分在三排十班,哈尔滨青年焦永伟是班长,我是副班长,同班的有杭州的“张军长”,舟山的小孔,还有就是北京的“老猫”王连成。十班说是机枪班,却没有机枪。据说焦永伟会打排球,而且打得不错,是团里排球队的。那个时候,焦永伟经常去团里打球,班里实际上就是我们四个人。

       在金沙河的时候,大家住帐篷。帐篷虽然简陋,但卫生也好搞,实在不行就拉来沙子铺上,地上立时就显得干干净净了。连里要求大家做到三个一条线,即上面毛巾一条线,中间被子一条线,地下脸盆一条线,跟现役部队一样,内务要求特别严。

       帐篷里对面对两个长铺,一个班一个班的挨下来睡。十班由班长焦永伟打头睡在第一个,从左往右排,我是最后一个。我左边是王连成紧挨着我,右边是另一个班的“烧饼师傅”陆荣根。“老猫”平时不爱干净,身上长虱子,谁也不愿跟他睡在一起。我是副班长,虽然也不愿意跟他挨着睡,但也不好意思提出来,怕影响团结。“老猫”是老北京青年,后勤的刘福生也是老北京青年,两人关系不错。刘福生的年龄比我们要大好几岁,平时不太爱讲话,感觉有点深沉,我当时有点“忌他”。其实,刘福生人不错,后来他到修配厂看何伟,我们还挺聊得来。

       连里吃饭吹号,值星排长按班排点到后,各班敞开嗓子唱歌,哪个班唱得好唱得响,哪个班就先开饭。“老猫”吃饭有个习惯,不管是馒头还是窝窝头,他都要一块一块地掰开,然后放进碗里,用汤泡软了吃。

       转眼到了五月底,金沙河水库的活儿也完了,连里决定放两天假。于是,战士们有的趁好天气洗的洗晒的晒;有的美美睡上一天,借此彻底缓缓劲;也有的请假去其他连队看看老乡,或者专门跑到团部去玩玩。六月二日这天中午,我正在茅房方便,只听得事务长杜忠贵在外面喊:“还有谁会水,快去水库救人,王连成出事了。”我赶紧提了裤子跑出来,和大家一起向水库跑去。

       金沙河水库呈锅底型,开挖时用炸药炸,留下了不少坑。坑四周比较浅,坑中间很深,一不小心就可能没了头。据说,“老猫”不会水,大家在水里闹着玩,他在边上一个人擦身,谁也没注意他。一起来的人洗完了也玩完了,大家准备回连队,这时才发现“老猫”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 杜忠贵让大家排成一行,水性好的尽可能排在外边深水处,水性一般的在库边浅水处,手拉着手沿水库扫过去。也许不相信“老猫”真的淹在下面了,也许因为年轻,一开始大家都不紧张。突然一个人说:“我踩着了。”大家一阵紧张,他却笑了,原来是玩笑。一排人继续往前扫。又过了一会儿,我左边的人说:“我踩着了,我真的踩着了。”说着他的脸已经变色了。我赶紧往他边上靠,他这里是个坑,比较很深。我沉下去用脚摸索,马上就感觉到下面是个人的背脊,惊得我赶紧冒头大叫:“是这里,是这里。”于是,我们几个人不约而同地一齐沉下水去,把“老猫”拉上了水面。因为在水下时,我抱的是他的腿,位置比较低,露出水面时吓了我一跳,“老猫”的头正好歪斜地耷拉在我的脸边上。“老猫”抬上岸后,田径德等人赶到边上水利队的帐篷,向他们借大铁锅,准备翻过来给“老猫”控水。后来有人说不用了,“老猫”肚子是瘪的,根本没有水,头已经很大,口里耳朵里都是泥,人死已经多时了。

       下午,焦永伟回来了。焦永伟说:“我们给他换衣服吧。”我没敢答应,焦永伟也没有说什么。后来听说是刘福生和几个北京老乡给他换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 “老猫”抬回来后停放在连部后面不远的砖棚里。晚上砖棚里只有一盏灯光很暗的马灯,风起来时灯光一闪一闪的,很是森人。那天夜里,我交班后回帐篷,就在钻进帐篷抬起头来的一瞬间,脑袋“嗡”地就大了。棺木?棺木怎么放到帐篷里来了?不可能啊。定下神再看,原来是枪架前端放着一个战士们自己做的花圈。

       “老猫”的坟地离金沙河水库比较远,是南是北记不清了。我们用马车拉着他的棺木,走了好长一段路,路不好走,有时要下来推。后来马车过不去了,我们就用手抬棺木。“老猫”的身体已经发腐,棺木新刷的油漆还未干,流出来的水都是红色的。因为气味很重,大家就到水沟里采香草塞鼻子,会吸烟的就猛吸烟,不会吸烟的嘴里也叼根烟,以此来减轻味道。

       “老猫”的父亲来了,老人家还是很通情达理的,并没有十分为难连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,一到开饭,“老猫”吃饭的样子就会出现在我的脑子里,好像他又蹲在那里,一口一口地吃着泡在汤里的馒头。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