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全家福50169的博客

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上海人  

2010-04-12 20:41:27|  分类: (原创)随心所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说到上海人,我不知道怎么去评价他。因为我也是上海人,或者说我和上海有着割不断的亲缘,因为我父亲这条线上的所有亲戚都在上海,包括我的大弟和外甥一家也都在上海。

虽然从小生活在杭州,在杭州长大,在杭州读书,也是从杭州到的北大荒,又从北大荒回到杭州工作,一直到如今退休,所以,我想上海只不过是我的根,说我是杭州人似乎更加符合实际。

上海从来就是大都市,有著名的外滩和南京路,还有让人仰视的国际饭店,到处都是高楼大厦,上海人从来就觉得比别人优越,习惯性地看不起外地人,当然也包括杭州人。

虽说我与上海有割不断的亲缘,我也习惯说“我是上海人”,但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对“上海人”似乎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。

记得小的时候,每每学校放假我们兄妹都会到上海来,父母也会买些新鲜竹笋用网线篮装着,让我们带给奶奶。火车到了上海站,从出车厢到检票口这长长的一段路,有不少同车过来的上海人问我:“这些竹笋真新鲜,你是从哪里来的?”我说:“从杭州来的。”他们差不多都会说:“杭州?噢,乡下来的,乡下来的。”听他们这说,心里总会不舒服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在一家工厂里担任厂长助理兼办公室主任,分管工厂的技术改造和项目引进。那时国家刚开始改革开放,许多外国技术公司的办事处都集中在上海,搞技术引进的三天两头往上海跑。本来我到上海完全可以住在自己家,当时奶奶还在。但因为经常要去,而且一起去的还有其他同事,所以我也开始住旅馆。一般我们都住在浙江中路的一家不大不小的旅馆,住宿费不贵,单位好报销,关键是附近的小饭店多,便宜又实惠。

那天中午回旅馆已经快一点了,肚子很饿,于是洗了把脸赶紧下楼。出了旅馆门,不远处就有一家专卖馄饨面条的小吃店,还算卫生,就跟同事说:“就这家吧,你坐着,我来买。”我先到柜台买了两碗面条的筹码,然后再去排队取面条。队伍排得老长,足足有二十来个人,我排在最后。排着排着队伍不动了,正在诧异怎么回事时,只见取面条窗口的一位服务员(那时都这么叫)大姐朝我在招手,意思让我过去。我走到窗口还没开口,只听她说:“这邦外地人,不要去睬他们,正好还有两碗,给你好了。”她当然说的是上海话,我回答也是上海话:“谢谢。”前面的人估计听不懂我们在说啥,但对我排在最后却先拿到面条都很有意见,纷纷嘀咕着不满。当时,我很感谢这位大姐,也很奇怪她是如何知道我是上海人的。后来想想又很惭愧,你肚子饿了,排在你前面的人他们的肚子就不饿了?后来又想,假如大姐看我不像上海人,或者说认为我也是外地人,她还会让我先取面条吗?我开始为这位大姐感到难受,在很长的时间里,我也为自己感到难受。

今年春节在上海,我跟孩子们开玩笑,讲上面的故事给他们听,问他们:“世博会马上要开了,到时有那么多的外国人和外地人到上海来,对外国人你们不会怎么样,对外地人你们现在会不会……?”他们笑了,都说:“怎么会呢?那时怎么那个样啊?” 我知道他们的笑是由衷的,他们说的话也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